古稀之年入狱,75岁东山再起86岁身家过亿,褚时健凭啥这么牛?

2018-01-03 15:12

(原标题:古稀之年入狱,75岁东山再起86岁身家过亿,褚时健凭啥这么牛?)

褚时健,一手将乡间小厂玉溪卷烟厂发展为世界级行业巨头红塔集团,临近退休却因贪污罪入狱,人生跌到低谷。2002年,褚时健在75岁高龄重新创业,与妻子开荒种橙,并在十年以后以“褚橙”红遍大江南北,成为亿万富翁。

近日,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专程前往云南,登门拜访褚时健,并在随后的《褚时健传》分享会上阐述了他对褚时健精神的理解。


很高兴今天来到云南大学,和大家一起读褚时健,读《褚时健传》,讨论企业家精神。企业家有很多含义,最早的含义应该是事业家,是能把事情做成的人。在座每一位都希望事业有成,怎么把事业做成呢?

褚时健一辈子都在解决问题

读了这本书后,比较深的一点感触就是,要做成一个事,就要不断地解决问题。褚老的一辈子,封面上写着:“莫闲着”。莫闲着就是要做事情,就是要解决问题,要以解决问题作为人生的一个导向。褚老从很小开始就在解决问题。本来家境不错,结果父亲去世,褚时健才15岁,就帮妈妈挑起整个家的重担,那就要解决问题,酿酒、拿鱼,好多都是细致、细小的事。

但褚时健从小到大都解决问题,他甚至在自己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时候还要解决问题。他是解放前的地下党,读《新华日报》成为共产党人,为新中国的建立也做了贡献,但到了1958年莫名其妙被打成右派。打成右派的原因是顶头上司暗示他应该把领导名字放在福利名单里,他觉得这跟共产党人的理念不一致。 

于是,他从一个机关干部,到被歧视,去劳动改造。他到了糖厂熬糖,发现锅的厚度不一样,浪费燃料。那时候烧什么?榨完汁的甘蔗渣。他就戴右派帽子解决问题。刚开始那糖厂亏得一塌糊涂,他当右派副厂长,后来就有8万块钱的利润,再后来20万、40万的利润,在那个年代非常少见。怎么来的?认认真真解决问题。褚老背着很大的不公正包袱也要解决问题。

到了烟厂辉煌的这一段,也是解决问题的过程。他要把烟厂从玉溪市的小烟厂,做强做大,要克服很多体制上的困难。购买新设备要外汇,但当时企业能创造外汇也不能用外汇,因为外汇是国家紧缺物资,只能掌握在国家的手里。企业要去创汇,松动它会面临很大的风险。书里有个细节,褚时健提出,我创造外汇,能不能有一个额度给我们用,创一百块美元,我能用25块。只有第一线的厂长才会提出这种解决问题的办法,25/75分成可以吗?国家拿75块走,留25块给工厂花,因为我进口了关键设备,可以创造更多的外汇。

最后,这形成一个国家政策,叫“外汇留成制”。当然全国定的时候,我知道没有定成25%,定成20%,一百块钱国家拿走80块,给你留20块,那怎么办?公开在外汇市场买卖,谁要用外汇,出人民币来买,如果5家要,5家竞争。最后就形成了两个外汇价格:一个是外汇留成市场的交易价格,一个是国家拍价。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刺激了中国工业创汇的积极性,直到朱镕基把两个外汇合并,形成中国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客观上把当时加起来的汇率贬了下来,贬下来就推动中国出口,才有外向经济的辉煌。所以我读这节非常有感悟。

解决问题靠智慧,还要冒风险

解决问题不是改变整个国家的体制,如果工厂没有定价权、没有投资权,不能对市场所有要素变动、产品变动做一个灵活的反应,怎么可能在世界市场上立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碰到国家深层次体制的东西。中国的改革不是在北京写文件写出来的,北京凡是好的文件都来自于底层,类似于像褚时健这样解决问题第一线的改革家贡献的实践经验。当然,风险也在这个地方,因为国家正式的体制还没有改,你要先走一步,要闯,要先松动,就带来了很大风险。

今天看起来,创汇是把不当的价格机制改了。今天有尚方宝剑,十八大三中全会叫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作用。当年没有这个话,中共中央当时还没有达成这样的认知,过去发过多少文件,不是这个精神。所以行得通的同志跟当时体制之间会冲突、会摩擦,会变成你的问题。当年的企业家,不仅是褚时健在这方面吃了苦头,柳传志那也吃过亏。

柳传志当年就是手里有一个软件,让中文比较快地输入计算机。当时的知识产权认知水平要把它做软件卖,全中国流行,全部拷贝去,不会卖得到钱的。联想的办法就是把联想跟进口的计算机绑到一起卖,一台计算机装一个联想,不单独卖软件,但这样就要去进口计算机,进口计算机就要外汇,当年联想为了这个外汇,差不多跟褚时健一样。褚时健当年就是受过党的严重忠告,违背了当时的经济政策,柳传志差一点,因为科学院党组出来保护。所以解决问题不但靠智慧,还要冒很大的风险,可能把身家性命、名声都搭进去,但历史看得清楚,没有像褚时健这样的人往前拱,我们到什么时候有市场化机制。所以解决问题层次是极其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