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博物馆之都,如何让孩子在馆内畅享教育

2018-01-10 10:46

摘要:2030年的教育,不再拘泥于课堂,无论是在校内还是在校外,无论是在课程里还是在博物馆中,我们的孩子都能畅享教育带来的成长。博物馆将通过专业的教育活动和课程设计,使我们的孩子得以在学科教育、课程体系之外,以一种或数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学习、探究、思考和实践。

畅想2030年的上海教育,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在未来,我们这座城市中的数量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将与我们的教育之间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每20万人拥有1座博物馆


截至目前,上海已有各类博物馆、纪念馆、艺术馆120余座,实现了每20万人拥有1座博物馆,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近1倍。在未来5年中,上海博物馆东馆、上海天文馆、国际乒联博物馆、健康博物馆、教育博物馆、城市交通博物馆、中国设计博物馆、亚欧美术馆等一批场馆还将陆续建成。此外,各种民间博物馆、企业博物馆也正以后来居上之势,成为城市博物馆中的新兴力量。上海,正在成为一座博物馆之都。

 

对我们的孩子来说,这些博物馆将是他们成长过程中最好的教育资源。博物馆的资源优势毋庸置疑,无论技术怎么发展,无论VR、AR怎么普及,实物和实景带给我们的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都是无法被取代的。更重要的是,上海所拥有的博物馆教育资源之丰富,种类之齐全,质量之高,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我们有党的诞生地中共一大会址,它与二大会址、四大会址、团中央旧址一起组成了上海的红色之源;我们有毛泽东旧居、孙中山故居、宋庆龄故居、陈云纪念馆、鲁迅故居等一批名人故居和纪念馆,它们勾勒出的是这座城市中伟人的足迹;我们有广富林遗址、志丹苑遗址、福泉山遗址、崧泽遗址、青龙镇遗址,沿着这些历史遗存,我们将一路探寻上海之根;我们有邮政博物馆、纺织博物馆、印刷博物馆、电信博物馆、铁路博物馆、汽车博物馆,它们揭示的是这座城市近代以来产业发展演进的道路;我们还有上海博物馆、上海科技馆、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历史博物馆、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它们既是博物馆,同时也是这座城市的地标,它们是城市气质和海派文化的实体化。

 

博物馆与教育的共鸣之处


那么,走入这些博物馆,我们的孩子将得到怎样的教育?

 

博物馆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圣殿,踏入其中,我们的孩子将在上海博物馆领略从青铜时代的鸿古余音到瓷器之国的文明曙光;在嘉定博物馆了解以刀代笔、融入中国书画艺术和技法的竹刻之美;在青浦博物馆读懂从港湾遗韵到川流汇海的申城水文化源流;在松江城市规划展示馆探寻九峰三泖近6000年的历史人文和上海之根的文化内涵。

 

博物馆是科学精神和科学知识的传播者,踏入其中,我们的孩子将在上海科技馆学习从细胞基因到宇宙苍穹的科学基本原理;在自然博物馆领悟文化多样性与环境多样性之间的密切关系;在青少年科技探索馆体验从科学观察、科学实验到现代科学工具的使用;在上海天文博物馆了解近代天文科学在中国的发展并亲身感受天文观测的艰辛和乐趣。

 

博物馆是开展情景化教育的最佳场所,踏入其中,我们的孩子将在四行仓库斑驳的弹痕墙前重温八百勇士抗击日军的勇气和决心;在中共一大会址见证1921年那一场伟大的开端;在宋庆龄故居的客厅感受这位伟人的音容笑貌和不朽风范;在福泉山遗址的文化叠压遗存中探寻古上海的历史年表。

 

博物馆也是研究型学习的试炼场,踏入其中,我们的孩子将在钱学森图书馆探寻在科学与艺术之间如何架起桥梁,如何相互启迪;在航海博物馆探究航海技术的发明与演变以及航海技术对历史的推进;在汽车博物馆运用自己学到物理学知识去解释汽车发动机的构造和原理;在昆虫博物馆通过实践去观察和了解昆虫与环境之间复杂的关系以及人类行为的影响。

 

然而,博物馆与教育的共鸣并不止于此。


教育不再拘泥于课堂


前一个10年,我们的博物馆从文物的收藏机构渐渐转型为面向公众的文化服务机构;这一个10年,博物馆的教育活动正在成为博物馆中最具生命力的增长点和创新点;下一个10年,直到2030年,我们期待,博物馆教育与学校教育更好地融合,不只是互补,更应实现“无缝对接”。

 

博物馆既是学校教育的补充,同时也正在形成自成体系、自有特色的博物馆教育模式。2030年的博物馆将不止是孩子们增长见识、开阔视野的场所,同时也将是专业的教育机构,成为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博物馆将通过专业的教育活动和课程设计使我们的孩子得以在学科教育、课程体系之外,以一种或数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去学习、探究、思考和实践——

 

2030年的经典教育,我们的孩子将在课程里学习经典,在博物馆中触摸经典。

 

2030年的通识教育,我们的孩子将在课程里提升内涵,在博物馆中拓展外延。

 

2030年的职业教育,我们的孩子将在课程里提升操作技能,在博物馆中了解工匠精神。

 

2030年的生命教育,我们的孩子将在课程里了解生命价值,在博物馆中感悟生命价值。

 

2030年的民族精神教育,我们的孩子将在课程里进行认知学习,产生对民族精神的理性思考,在博物馆进行情感陶冶,营造对民族精神的真切感受。

 

2030年的大中小德育一体化,我们的孩子不仅将在每个学段接受学科德育,同时还将在博物馆参与针对不同学段、不同教育主题的参观路线和教育活动。

 

博物馆将为我们的教育开启更多功能,通过情景化、趣味性、互动式、体验式、启发式的多元教育模式,博物馆将让走入其中的学生得以收获更多的知识和感悟,博物馆的教育工作者也将通过专业的方法和充满趣味的形式,帮助学生们去理解万千藏品中蕴含的文化和智慧。

 

博物馆曾与大学一样,是创造和整理知识的主要场所。在它发展变迁的过程中,“物”的重要性一直毋庸置疑,然而今天,越来越多的博物馆人达成了这样的共识:“博物馆看起来是关于物的,但本质上是关于人的。”而让更多孩子走入博物馆,在博物馆中接受教育,这其实也是博物馆精神的回归。

 

我们希望,2030年的教育,不再拘泥于课堂,无论是在校内还是在校外,无论是在课程里还是在博物馆中,我们的孩子都能畅享教育带来的成长。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社教宣传部部长)